《修真聊天群》

当前位置:修真聊天群 > 修真聊天群 >

第2108章 能死在長生者呆毛下,是你的榮幸

    宋书航的新技能施展姿势,完全超出楚阁主预料。

    她完全低估了宋书航现在的作死能力这家伙现在战斗时,竟然还懂得用脑子攻击?

    所以,她一下子竟然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下一刻。

    三米长的楚阁主呆毛,如同利刃,无情的捅入到魔影体内而且这种攻击手段,如同卑鄙的弹簧刀,刀身快要抵到敌人身上时,刀刃才猛的弹出,敌人根本无从躲避。

    长生者的一滴血、一条长发,都拥有斩海、焚江的威能。

    而楚阁主的头发在‘长生者’中,也是佼佼者级别的,因为她的长发本身就是她的攻击手段,更具杀伤力。

    “呔,吃我一呆毛!”宋书航一边攻击,一边为自己配音。

    他的头颅在虚空中飞快滚动着,跳着‘甩头舞’。

    真正的甩头舞宋书航没学过……但他知道一个秘诀。

    若是不会跳甩头舞,那就用头在虚空中写字。以头为笔,写复杂的字型。

    写着写着,甩头舞就出来了。

    就是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几个复杂的文字写完后,虚空中的‘魔影’已经被切割成粉碎,绞灭成渣。在楚阁主长生者的气息下,九幽邪能魔影被彻底湮灭。

    这就是长生者长发的威能。用过一次后,就会让人欲罢不能明知道是作死,但却克制不住下次还想用它的决心。

    宋书航帅气停下头颅。

    他一甩头,楚阁主的呆毛失去灵力支持,软化下来,被他甩到脑后:“能死在长生者的呆毛下,是你的荣幸。”

    用漂软,就是这么自信。

    宋书航特意用一种沉稳的声线发音。他学不来何止魔帝的声音,所以便压声线反正只要别让人认出是他的声音就好。

    “我快看不下去了。”黑皮羽柔子双手捂脸。

    “我感觉,还好。”白龙姐姐稳重道:“这一招,虽然看似很荒唐,但实际上它非常实用。首先,当别人以为这是头锤攻击时,它隐藏的呆毛却才是攻击的本体。而且,这根没用的呆毛也只有这样使用,才算是物尽其用。”

    讲到这里时,白龙姐姐缓了缓。

    因为她实在吹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需要绞尽脑汁再想想新的词汇,争取再多吹几句。

    没了白龙姐姐的捧吹,空气一下子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宋书航维持着那个‘甩头’的姿势。

    他知道,接下来……要承受来自楚阁主的因果了。

    羽柔子曾经说过,大家都是成年人,自己作的因,就要有自己吞下果的觉悟。

    宋书航也不缺少这种觉悟前提是,必须要控制好‘作死’的度。

    “呵呵呵呵。”楚阁主的呆毛发出一阵轻笑:“【能死在长生者的呆毛下,是你的荣幸。】这句话,我喜欢。”

    咦?楚阁主竟然没有生气,而且还很赞同?

    宋书航顿时心安了不少:“哈哈,楚前辈您也这么感觉啊,这句台词我想了老久,叫出来后意外的带感。”

    “嗯,不如,你也荣幸一回吧。”楚阁主平静道。

    “哈?”宋书航惨叫:“等下,楚前辈……啊啊啊~啊~”

    楚阁主的呆毛,缠在他的脖子上,用力勒紧。

    长生者头发的威力,哪怕是一根,也足以削山斩海!

    在脖子被勒住的瞬间,宋书航仿佛看到了驾鹤西归的祖爷爷,在对他微笑。

    要死了,要死了,要死了。

    “这段也要录制下来吗?”白龙姐姐在一边尽责地问道。

    宋书航的木身躯用力摆手掐掉,这段掐掉。

    他现在非常后悔。

    他在后悔自己干嘛要这么早,将脖子长出来?

    如果现在,他的脖子还是断掉状态的话,楚阁主的勒脖子方式就威胁不到他!

    “还有什么遗言吗?”楚阁主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。

    有……我还想再活五百年。

    当然,这台词宋书航只会在心里想想,绝对不会讲出来。他可不想再作死下去,万一楚阁主一恼,真将他勒死了怎么办?

    珍贵的复活机会,可不能消耗在作死这种愚蠢的事上。

    “没有遗言了吧?”楚阁主的长发开始勒紧。

    这次绝对要给宋书航一个教训,至少要让他尝尝窒息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咳咳。”宋书航艰难道:“楚前辈,那个,你现在稍稍开心点了吗?”

    “啥?”楚阁主疑惑问道。

    “从进入‘加尔圣山’后,楚前辈你就一直情绪很低落的样子。所以,我想让你开心一点。”宋书航困难道:“现在看来,你精神了很多。”

    “我?情绪低落?”楚阁主呆毛一愣。

    什么时候的事?我怎么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情绪低落过?

    不过……

    宋书航是为了让她精神一点,所以才使用她的呆毛去捅那魔影,为要营造眼前的这一幕,为了让她转换心情?

    有时作死。

    但有时候,却又突然细心的让人想哭。

    你甚至根本不知道他只是在普通的作死,又或者是用作死的方式,来隐藏他细心的关怀。

    这种情格……

    楚阁主勒着宋书航脖子的呆毛,缓缓松了开来。

    稍稍有点被感动到了。

    因为她不由就想起了那个同样姓宋,很作死的家伙。

    宋书航感觉到脖子上的呆毛松开后,终于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【我它妈妈的真是太机智了,竟然能想出这样的救命方案。】宋书航内心深处为自己点了个赞。

    另外,为了防止自己‘脸直’被前辈们读取到内心的真实想法,宋书航努力保持着‘痛苦’的表情。

    一本正经或是面无表情,都不适合他。

    唯有‘痛苦’的表情,才是最适合他的伪装。

    边上的白龙姐姐,同样一副陷入沉思的表情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黑皮羽柔子眨了眨眼睛。

    虽然她没有读脸术,但她知道宋前辈绝对是在瞎扯。

    “书航。”苏氏阿十六轻轻指了指那块石碑:“这块石碑要怎么处理?”

    “先将它收起来吧。”宋书航揉了揉自己的脖子。

    刚才那种窒息要死的感觉,短时间内他不想再尝到第二次,他需要时间却适应。

    宋书航来到石碑边上。

    他的长发化为手掌,按白前辈传授的法诀,准备将‘石碑’收起。

    但是,当他的长发手掌按在石碑上,想将它像正常法宝一样收入体内时,石碑却开始抗拒起来。

    它拒绝进入宋书航的身体。

    宋书航微微一愣。

    片刻后,他转过头来望向木身躯。

    一直以来虽然是他在使用‘法诀’,但掐法印的一直是木身躯。